<mark id="ewccw"><ol id="ewccw"></ol></mark>
<listing id="ewccw"></listing><small id="ewccw"></small>

  • <big id="ewccw"><dfn id="ewccw"><input id="ewccw"></input></dfn></big>

    <mark id="ewccw"><u id="ewccw"></u></mark>
    <small id="ewccw"><object id="ewccw"></object></small>
    <code id="ewccw"><delect id="ewccw"></delect></code>
    中國青年網

    新聞

    首頁 >> 社會 >> 正文

    張玉環被羈押9778天背后:父子相互缺席的27年

    發稿時間:2020-08-09 08:19:00 作者:陳卓瓊 來源: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江西進賢8月8日電(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卓瓊)27年里父親張玉環和兒子張保仁、張保剛相互缺席了各自的成長。

       8月4日,張玉環故意殺人案再審宣判,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以“原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撤銷原審判決,宣告張玉環無罪。自1993年10月27日起,張玉環已被羈押了9778天,是目前被羈押時間最長之后、被宣判無罪的申冤者。

      頂著殺人犯兒子“頭銜”長大的兩兄弟

       漫長的9778天里,張保仁和張保剛是頂著殺人犯兒子的頭銜長大的。張玉環被執法人員帶走時,兄弟倆一個三歲,一個四歲,都還在走路還不穩的年紀。童年里“陪伴”他們最多的是村里人和同學無休止的謾罵和白眼,甚至毆打。

       哥哥張保仁的腿在放學路上被村里同齡的孩子打斷,還被對方逼著吃牛糞,“很多欺凌都是慘無人道的,甚至把他按在地上,玩他的生殖器!睆埍H实男愿駜认,說話細聲細氣,受欺負了,也從不還手。弟弟張保剛不同,看到哥哥受欺負,抄起木棍就朝對方打去。

       從一年級到四年級,張保剛打了四年架,四次被學校開除,換了四所學校,“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币驗楦赣H張玉環的關系,兩兄弟常常被同學欺負,張保剛上到四年級就輟學了。

       突如其來的兇案打破了一家人的生活,張玉環被帶走后,母親宋小女隔三差五地帶著兄弟倆去公安局和縣政府鳴冤哭訴,有時候早上去,晚上回,在接待室一待就是一天,甚至兩三天,為的就是見張玉環一面。

    張玉環。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卓瓊 攝

       很快家里就沒了經濟來源,連飯也吃不上,母子三人四處流浪,到了飯點,只能跟著外公到宋小女的幾個兄妹家輪流混飯吃。

      去的次數多了,親戚家內部就有了矛盾,常常當著他們的面吵的面紅耳赤,“原本只需撫養外公一人,現在還要養我們母子三個”。張保剛回憶,那時候尷尬得自尊都沒了。

       “我親生的崽,我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我,就連母親也老的認不出了”

       活在父親的陰影里,兄弟倆懵懵懂懂地長到八九歲,剛剛懂事的年紀就挑起了家庭的擔子,同村孩子的娛樂活動是丟沙包、跳繩、捉迷藏、過家家,他們兄弟倆的娛樂活動是砍柴、拔草、耕田、放牛,干不完的農活。

       為了生計,宋小女外出打工,把小兒子張保剛丟給了自己的父親,大兒子張保仁留給了張玉環的母親張炳蓮,兩兄弟是被外公和奶奶帶大的,直到宋小女的父親去世,才將張保剛也送回張家村。

       缺少看護的日子里,危險也常常來敲門,一次家里的電燈泡壞了,電線接觸不良,張保仁舉起鐵棍敲打,手掌心被燒出好大一個洞,張保剛見狀去拉,也觸電了,至今兄弟倆都不清楚當時是如何掙脫的。

       更多時候,兩兄弟活在大人們異樣的眼神里,“有的家長不會教育自己的孩子,他家小孩是殺人犯的兒子,不要和他們玩!甭牭竭@話,張保剛總忍不住想上去打一架。

    張玉環前妻宋小女和母親張炳蓮。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卓瓊 攝

       8月4日下午,在震耳的鞭炮聲中,張玉環回到了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張家村的老家,黑灰相間的條紋衫胸前佩戴一朵大紅花,在記者和家人的簇擁下被迎進了屋。

       下車后,張玉環的眼睛沒有在兩兄弟身上作停留,他的第一句話是,“媽媽呢,媽媽呢”,隨即四處搜尋媽媽張炳蓮的身影。大兒子張保仁見父親沒能辨認出自己滿心的期待落了空,推了張玉環一把。

       事后張玉環解釋,“我親生的崽,我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我,就連母親也老的認不出了”,不只是兒子,人群中一家子兄弟姐妹,在張玉環面前都形如陌生人。

       晚上十點半,熱鬧散去,張保剛和張玉環父子倆洗了個澡躺在床上聊起了過往生活。9778天后,張玉環重新以父親的身份教育起自己的小兒子,“你在外面要聽話,別做壞事,監獄里有很多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都過的很苦啊!睆埍傆X得哭笑不得,“等你現在來教育我的話我早就完了!

       張玉環向兒子回憶自己的獄中生活,張保剛則和父親聊起自己這些年監獄外的工作生活,一道高墻隔開的兩個世界原本是不同的,雙方都在傾訴各自的苦難,父子間原本的生疏感和距離感因為這場有關“苦難”的對話迅速拉近了許多。

       “兩個人同病相憐,越聊越傷心!边@場始于夜里11點的父子對話,結束于凌晨兩點。

      過回正常人的生活起碼得一兩年

       事實上,不到4天時間里,留給父子三人相處的時間并不多,大部分時間,他們都在面對媒體采訪,偶爾走動休息一會兒透透氣,在高強度的采訪面前,張玉環累得在弟弟張平凡家的里屋睡著了。

       張玉環的家與弟弟張平凡家僅一墻之隔,張玉環記憶中的“好房子”,經年累月風吹雨打,房頂已破了個大窟窿,瓦礫堆里,雜草長到近兩米高,家具也只剩下稀稀落落的斷木倒在墻角,這些家具原本是木匠張玉環親手打造的。

    張玉環家的房子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卓瓊 攝

       離開進賢那年,張保剛剛滿12歲,遠離了張家村的那一刻,他覺得自己的痛苦被關在了門外,“離開家鄉是幸福的”。最初的三年,張保剛在母親開的服裝店里打下手,長到15歲就外出打工,開始四海為家的生活。

       剛開始做樹脂花瓶擺件,后又跑去廣州制作衣服上的logo,去浙江養珍珠,到福建打魚,期間修過摩托車、學過理發,到處漂泊,抽煙也是那時候學會的,采訪間隙,張保剛的煙一根接一根沒有斷過。

       張保仁花了兩個晚上教父親打電話,弟弟保剛把家里親戚朋友的電話一個個存進手機通訊錄中,手機黑屏了怎么開、怎么撥號碼、如何接電話、幾個簡單的操作,張玉環學了兩個晚上還是沒學會。

       兄弟倆教他如何在抖音看這幾天采訪自己的視頻,張玉環嘟囔著想看報紙和電視,小兒子保剛告訴他,“現在沒有報紙和電視了,人生所需的一切都存在手機里,錢也存在手機里!痹捯粢宦,張玉環滿臉的不可思議。

       “現在和兩歲小孩一樣,對外界很陌生,一些東西教過他,馬上就忘記了!睅滋旖佑|下來,張保仁發現,父親對周遭的一切一竅不通,對陌生事物還會有恐懼感,“對著手機屏幕不敢往下點,抖音視頻重復播放了幾遍也不敢劃屏幕,我們接電話都是放在耳邊,他是捧在手里,通話鍵怎么都不敢按下去,進行一個動作前,要謹慎思考許久!

       張玉環家的房子里斷木倒在墻角。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卓瓊 攝

       張玉環53年的人生被無情地切割成了兩部分,只有26年是屬于他的,剩下27年里世界所發生的一切都被擋在了高墻外,和世界脫軌的不僅是認知,還有對未來生活的想象:出獄后,張玉環盼望著政府分給自己幾畝良田,兒子也能辭職在家陪他種地養老。

      張保剛無奈地笑了笑,他告訴父親,“融入社會前,任何事都不要急著做決定,如果真的種兩畝地我們全家人都會餓死!

       兄弟倆商量著,花一兩年的時間輪流在家陪護父親,早日將父親拉回正軌,適應社會生活。

       一切安排和計劃都事無巨細:先教他如何使用手機,再帶他去城市里逛商場,了解正常的物價,學會如何購物,帶他看看馬路和現代建筑,教他遵守交通規則,學習如何乘公交車,騎電瓶車,使用熱水器、電風扇......“過回一個正常人的生活起碼一兩年吧”。張保剛估算。

       多數時候,父子倆總是牽手,相互攙扶著小心翼翼地行走于鄉間小道,獄中長期做裁縫工作,戴著腳鐐踩了多年縫紉機,張玉環的雙腳變形,有些“外八字”,走路也有些踉蹌。

    張玉環家的房子里長滿雜草。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卓瓊 攝

       張玉環已經27年沒曬太陽了,父子三人站在一起,他的膚色白出了幾個色號,反應能力也變得有些遲鈍,常常一個問題問下去,需要思考好幾秒才能回答,獄中生活留下的后遺癥或許遠不止于此。

       和父親張玉環一樣,27年里同樣被偷走清白的還有兒子張保仁和張保剛。

       8月4日,聽到“無罪釋放”那一刻,張保剛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全身的寒毛都豎起來了,終于等到這句話,我們再也不用背負殺人犯兒子的罪名了!

       再過幾天,等記者和所有的關注都散去,一家三口即將開始自己的生活:兒子將領著父親張玉環去拍照,上戶口,辦理身份證,去醫院體檢,生活將一步步與社會接軌。

       9778天后,清白重新回到了這個支離破碎的家庭,27年的委屈痛苦,和眼前沒了半點人氣的村莊一樣,終將慢慢消散,兒子將陪著父親共同面對未來的生活。

    責任編輯:hz
     
    威利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