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ewccw"><ol id="ewccw"></ol></mark>
<listing id="ewccw"></listing><small id="ewccw"></small>

  • <big id="ewccw"><dfn id="ewccw"><input id="ewccw"></input></dfn></big>

    <mark id="ewccw"><u id="ewccw"></u></mark>
    <small id="ewccw"><object id="ewccw"></object></small>
    <code id="ewccw"><delect id="ewccw"></delect></code>
    首頁|新聞|圖片|評論|共青團|青年之聲|青春勵志|青年電視|中青校園|中青看點|教育|文化|軍事|體育|財經|娛樂|第一書記網|地方|游戲|汽車
    首頁>>新聞 > 社會 >>  正文

    學校發生肺結核疫情后,這位校長獲刑

    發稿時間:2020-08-18 08:59:00 來源: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作者:江山 中國青年網

    2019年12月3日,崇實中學實驗室已封閉多年。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江山 文并攝

      7年來杜潤拴一直在上訴。今年已78歲的他,頭禿了大半,一條腿也慢慢不好使了。

      他曾是山西省原平市民辦學!俺鐚崒W校(又稱‘崇實中學’)”的董事長兼校長。這所辦了14年的學校已于2013年9月被關停,3300多名學生、教職工被遣散,杜潤拴及家人被刑拘,他本人也因“教育設施重大安全事故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

      這一切的源頭,始于一場始料未及的學校肺結核疫情事件。自2012年5月14日該校發現6例學生感染肺結核以來,截至2012年12月,該校累計發現198例疑似肺結核病患者。

      杜潤拴希望了解清楚的,肺結核疫情應該由誰承擔責任,還有自己當年墊付的200多萬元治療費用,究竟應該由誰承擔。這些問題他至今未得到一個明確的答復。

      在一審判決后,杜潤拴曾經3次提起上訴。案件經過原平市人民法院3次審理,仍維持對其犯“教育設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原判。2019年10月10日,對于杜潤拴提起的最新申訴,忻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原裁判認定事實不清”撤銷了此前對此案的刑事判決,并發回原平市人民法院重新審判。目前此案仍在擱置中。

      校長是否應為肺結核疫情負刑事責任?

      在杜潤拴的印象中,刑拘來得十分突然。2013年6月,學校放暑假后,他從北京看病回來,突然被原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在被刑拘期間,他聽說,自己一手創辦的崇實學校被關停了。

      這所民辦學校坐落在原平市崞陽鎮,在當地因“管理嚴格”小有名氣,小學部和中學部的約3500名學生,均采取封閉式管理。除九年制班級外,還有幾個補習班,其中不少慕名前來的外縣學生。一些名聲響亮的老師班里能塞進60-70人。

      在杜潤拴印象里,這也許與1年前一場在崇實中學突然暴發的肺結核疫情有關。但當時他并未感到十分緊張,“因為一切都是按照程序來執行的”。

      據他回憶,2012年5月14日,學校一名班主任向他報告,班里有學生疑似感染肺結核,他們去和校醫商量,隨即上報疾控中心,配合教育局、衛生局開展防控工作。

      這場肺結核疫情持續了大半年,感染人數不斷增加。據公開文件,截至7月19日,該校累計發現23例結核病患者;截至9月3日,確診結核病患者達到63人。這一數字直到當年12月才穩定下來,疑似肺結核病例達到198人,這所學校未發現新的肺結核患者。在杜潤拴看來,到他被刑拘的時候,事態已算基本平息。

      同時被公安機關帶走的還有在崇實中學幫助辦學的杜潤拴大兒子李勇、二兒媳趙東霞和女兒杜詠梅。杜潤拴告訴記者,在被刑拘的75天里,他們無法會見律師。

      2014年4月,原平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杜潤拴犯教育設施重大安全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并處沒收財產人民幣2萬元。

      在起訴書中,原平市人民檢察院對杜潤拴犯這項罪名的指控是:“2005年至今崇實學校配套設施一直不符合國家相關規定,原平教育局多次下達整改通知書,但被告人杜潤拴和李勇從未認真執行整改意見……”

      另外,原平市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中還寫道,“2012年5月份,原平市崇實學校陸續發生結核病疫情,由于該校班容量長期超標,人員擁擠,通風條件較差,造成疫情蔓延擴散。截止(至)2012年12月份累計發現可疑臨床表現者198人,已確認結核病患者104人,其中重傷6人,輕傷7人,81名學生休學一年,疫情發生后一百多名家長多次到省、市及國家計生委等地上訪,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直接經濟損失5492390元!

      原平市疾控中心主任王新華記得,當年5月15日,自己接到報告稱崇實中學發現5例結核病患者。學校是傳染病防控的重點,平時疾控中心都會十分重視,但5月份出現的這幾例結核病患者,在醫院登記時,都沒有如實反映自己是崇實學校的學生,“有的寫成’等實中學’,有的填寫電話是空號”。等接到教育局通知,確定5例病例均出自崇實中學時,已經是5月14日了。

      王新華接到報告后,和原平市衛生局、教育局的相關人員立即趕去崇實學校。根據《學校結核病防控工作規范》,他們先在患者所在的班級進行篩查,發現新病例后,將篩查范圍擴大到同一教學樓和宿舍樓樓層的師生。

      他們共為453名師生和39名食堂炊管人員做了PPD試驗(結核菌素實驗),發現其中一個補習班的學生PPD強陽性很高,有21例疑似肺結核患者,于是連夜去向衛生局領導作匯報,組織醫療隊進駐學校。

      5月18日上午,原平市教育局、衛生局隨即在學校召集學校全體員工大會,決定從當天下午開始崇實學校全校師生放假,利用兩天半的時間對學校教學樓通道、水房、宿舍等公共場所徹底消毒、通風。

      3天后,原平市成立了崇實中學結核病疫情防控領導組,由時任原平市衛生局局長李海軍擔任組長,主要負責控制這場肺結核疫情。

      當時擔任初三某班班主任的薛老師告訴記者,當時他班上有4名疑似肺結核學生,因為在第一次篩查時檢查出PPD強陽性,當即就請假治療了。他記得,從那時起學校購置了消毒燈、消毒液,每天早晚各要消毒一次;每個教室都配備體溫計,每天學生要進行晨檢午檢。

      在2014年法院作出第一次判決后,杜潤拴3次提起上訴。2016年5月,山西省忻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判處被告人杜潤拴犯教育設施重大安全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

      在杜潤拴看來,這場在多份文件中被定性為“公共衛生事件”的傳染病疫情,為什么會為他安上“教育設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罪名。

      2012年7月,杜潤拴的二兒子杜永聰代表崇實中學和王新華參加了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結核病預防控制中心組織的“學校結核病疫情分析研討會”,在那場會議發布的《調查報告》對疫情進行分析時,稱因“同一學期內,短期內出現23例病人,其中肺結核18例”;“班級聚集性和宿舍聚集性明顯”,根據《學校結核病防控工作規范(試行)》,判定為一起學校結核病公共衛生事件。在會上全國有5所學校因發生和崇實中學相似的情況作了報告。

      杜潤拴認為,根據《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衛生行政主管部門,具體負責組織突發事件的調查、控制和醫療救治工作”!肮残l生事件不是責任事故,學校不是主要責任主體,我和我的家庭不應是賠償義務主體!

      對此,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講師簡愛認為,根據刑法138條關于教育設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規定,如果直接責任人員履行了報告義務或采取了相應措施,那么就不構成本罪;反之,如果未及時上報、拖延隱瞞而導致了重大傷亡事故的,根據刑法應對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就犯罪主體而言,校長作為學校行政部門的負責人,且對校內教學設施情況和疾病預防和發生具有核查、上報之責,因此可成為本罪的“直接責任人員”。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中國政法大學疑難證據研究中心主任吳丹紅在一次論證會上表示,學校是一個主管部門,但是主管部門不只有學校,一共有四個部門,衛生行政部門、教育行政部門、醫療衛生機構,第四個才是學校。在現行的法律框架下,這些機構要各司其職。學校的能力是有限的,它報告了就認為它已經履行了義務,那就可以認為不構成這個罪名。

      中國法學會法律文書學研究會名譽會長張泗漢教授則認為,教育設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原意是明知校舍、包括教育教學設施存在重大隱患,不及時報告,不及時采取措施,結果導致人員重大傷亡。但目前沒有證據說校舍存在安全隱患,結核病是怎么得的?不是因為校舍不安全因素造成的,這個之間沒有必然的因果關系。

      在一審判決中,判定杜潤拴犯“教育設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要依據之一是忻州市公安局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6份重傷鑒定文書,被鑒定對象均為崇實學校的患病學生。

      杜潤拴對這些鑒定文書提出質疑。其中在一名女孩的鑒定文書中,專家會診意見認為“前期手術與結核感染有因果關系”。但他當時查詢該學生病歷顯示,當年5月她因突發闌尾炎進行了闌尾切除手術,當時醫院的肺結項目檢查并未發現她患結核病,直到當年8月30日才發現首次患病。

      對此,記者聯系了忻州市公安局,該局刑事技術處法醫的答復為:根據2013年8月29日至31日專家會診意見,出具了鑒定文書,對14名學生的身體損害情況做出了鑒定。鑒定的主要依據為:第一,辦案部門確定該起事件為刑事案件;第二,刑事案件中對于造成十幾名學生身體器官遺留中度或重度功能障礙的后果,需要進行鑒定;第三肺結核病為結核菌傳播,符合鑒定條款中生物性損傷致人體組織、器官結構輕度或重損傷或者部分功能障礙或嚴重障礙的比照條款。

      對此,簡愛表示,當事人如果對人民法院委托的鑒定部門作出的鑒定結論有異議申請重新鑒定,要求被告人和辯護人在庭審質證中提出質疑。

      目前,杜潤拴已向法院申請重新鑒定,但法院尚未對是否同意調取病歷、是否同意重新鑒定、是否同意鑒定人出庭作證作出正式回應。

    2019年12月3日,杜潤拴站在崇實中學大門前。

      哪方應為肺結核疫情買單?

      讓杜潤拴感到困惑的,還有哪方應該成為肺結核疫情賠償主體。

      杜潤拴告訴記者,在肺結核疫情蔓延時,他組織過學校班主任去醫院、患病學生家里探望,還給部分家庭500元左右的慰問金。此前在對全校師生進行肺結核篩查時,疫情檢查費用共48240元,也由學校支付。學校還曾給部分患病學生的家長出借了一筆款項,如今只留下了一堆借條,前后加起來也有25萬多元。

      2012年5月,教育局要求崇實中學先行墊付學生的治療費200多萬元。杜潤拴向記者出示了一份2012年10月由原平市信訪聯席會議辦公室發布的《原平市崇實中學結核病患者費用補償方案》。該方案確認,補償責任主體為“原平市崇實中學”,對患者的醫療費、護理費、營養費、交通費等進行補償,補償費用由市財政先行墊付。

      2012年7月5日,在他參加的一次原平市政府召開的專題會上,其中包括“教育局負責對肺結核患者治療費用的落實,指定專人與崇實中學、醫院、家長溝通,確;颊哚t療費按時足額到位”;“崇實中學要積極主動,負責患者治療費用,否則,教育局可采取一切行政手段保證救治費用到位”。

      記者搜索當年關于這起肺結核疫情的報道,其中大部分涉及家長學生質疑學校瞞報、未給予足夠補償等問題。

      一些家長向媒體反映,對補償方案并不滿意!斑@份協議只是對孩子的住院治療做了補償,而大人的誤工費、孩子的精神損失費等均未提及,另外孩子能不能正常升學就業都是問題!

      一份忻州市紀委駐教育局紀律檢查組2013年1月15日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記者反映原平市私立學校崇實中學學生群體感染肺結核事件,原平市教育局、市政府只給了每位感染學生5000元的補償,沒有人公開給個說法,沒有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處理,沒有對感染學生集體有針對性的醫療方案,都是學生自行就醫”。

      該《調查報告》對此情況的答復是,崇實中學根據市政府2012年7月5日第22次會議紀要文件精神,先后對16名住院學生進行醫療費墊付共計401866.7元。2012年12月學校又籌備100萬元送到教育局用于困難家庭的補償款。2012年11月20日原平市政府已出臺了《原平市崇實中學結核病患者費用補償方案》,撥出?400萬元,對患者予以補償!敖刂琳{查之日,共與44名學生家長達成補償協議!

      在杜潤拴看來,“這筆錢不應該由學校出”。他援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第六條規定,“建立突發事件應急流行病學調查、傳染源隔離、醫療救護等有關物資、設備、設施、技術與人才資源儲備,所需經費列入本級政府財政預算”。但他曾經去教育局了解過自己這筆資金的走向,對方并未給他明確答復。

      原平市教育科技局時任紀檢組長李萬軍告訴記者,崇實學校拿過的那些錢,后期已經滿足不了家長們看病的需求。最后原平市政府花了大約三四千萬元,“全市各部門各單位都進行了投資”,才讓事態基本平息。

      與肺結核疫情一起擴散的,是家長的緊張情緒。在2012年這場肺結核事件爆發后,李萬軍接手了這件事的善后工作。

      他回憶,當他參與時,患病學生家長已經開始去北京上訪,將此事鬧得沸沸揚揚。有好幾個晚上,他和同事不得不堵在火車站,勸阻家長前去太原、北京上訪。去北京上訪的人數多時有四五十人。

      在李萬軍看來,后期隨著一些家長漸漸要求越來越多的補償,這場因學生感染肺結核導致的輿情事件慢慢“變了味兒”,“不僅僅要求是看病的問題,他們已經把這個病擴大化了”。

      疾控中心主任王新華告訴記者,部分家長不滿于原平市的醫療水平,提出要去太原、北京看病,一些家長認為自己感染了肺結核,不相信PPD試驗,堅持要做CT甚至“核子”篩查肺結核。

      他回憶,為了滿足家長的要求,曾經出現過一段混亂的情況,“他們什么時候要看病,拿多少錢,都給他拿,打個條子就能拿錢”。原平市政府成立了一個“善后辦”,讓家長到醫院統一看病,由政府統一報銷,才慢慢規范了。

      在杜潤拴收集到的一份《崇實中學肺結核患者信息統計表(211例)》的名單里,詳細列出了當時患病學生、家長、炊事員、教育局負責通知的干部等治療情況和衛生局、教育局、善后辦付費情況。表格顯示,從2012年5月至2013年12月,共有211例肺結核患者登記在冊,但表格并不完整,只顯示部分人領到了教育局或善后辦的撫慰金,其中有登記的補償金額最多的患者得到了26萬余元。

      一名要求匿名的學生家長告訴記者,當年他們上訪的主要原因是“一開始政府沒有按國家的規定提供治療費用”,為此他們只能追著政府管這件事!耙驗閷W校畢竟是學校,是教育人的地方,不是治病、防疫的地方,需要各部門通力合作!

      他的孩子當時被查出結核性腦膜炎,屬于比較嚴重的情況。前后進行腰穿16次,后來去北京309醫院才治愈,為此休學了兩年,他們前后花費的醫療費用大約20萬元。他表示,“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很多年,已經得到補償了,不想再回憶,想起來鬧心得很”。

      希望擺脫這場肺結核的陰影

      事件一直持續到2013年春,杜潤拴回憶,雖然部分患病學生家長依然在向政府反映問題,但學校已慢慢步回正軌。

      當年5月,崇實中學仍在正常招生。杜潤拴說,因為2013年學校中考成績不錯,他們招到了500多名學生,并向他們收取了部分學費和宿食費。

      但他們等來的卻不是新一學年的開學人潮,而是被吊銷辦學許可證的通知和自己的牢獄之災。

      在李萬軍看來,學校在疫情暴發第二年的突然關停,與時任忻州市委書記董洪運接待一批上訪家長有很大關系。

      在當地媒體《忻州日報》2013年7月3日的報紙中,記載了董洪運對此事件提出的五點意見,包括“立即啟動調查問責機制,對這起重大的公共衛生事件要一查到底、嚴肅問責”“對崇實中學校舍容量、衛生管理等各方面辦學條件不達標的問題,原平市政府要責成教育行政部門按照有關規定和要求進行嚴格檢查,督促學校徹底整改,限期讓其達到規定標準和要求”。

      李萬軍告訴記者,2012年8月原平市教育局曾向崇實學校發布文件,“責令該校今年停止招生”。那份文件給出的理由是,“2012年5月10日-6月5日,我局對全市民辦學校統一進行了2011年度年檢評估,根據年檢評估得分匯總結果及崇實中學發生肺結核傳染病事態發展狀況,經原平市教育局局務會研究,崇實學校定位不合格學校!

      對于“停止招生”的建議,杜潤拴認為只要整改完成就沒有太大問題。李萬軍也承認,盡管教育局發出“停止招生”的通知,他們當時的主要目標還是敦促崇實中學積極整改,早日恢復辦學,“因為如果不繼續辦的話,學生去哪兒?老師怎么找呀?”

      當時在學校管理后勤的李勇回憶,在教育局的監督下,他們整修了不少地方,比如在水泥地面貼上防滑墊、購買消毒器械等,前后花費了約200萬元。在第二個學期開學前,李勇還應教育局的要求將“辦學啟動資金”310萬元轉入教育局的賬戶。在他看來,這意味著教育局批過了他們的整修,辦學依然能正常進行。

      但事件急轉直下。李萬軍說,當時董洪運對此做出了5條口頭命令,其中有一條是“吊銷辦學許可證”,是由市委通知教育局的,他們“也無可奈何”,只能“無條件執行”。教育局吊銷學校辦學許可證,將杜潤拴交的310萬元教學保證金作為“歸還已招學生學費和宿食費、遣散教師五險一金”的費用使用。

      但對于杜潤拴及家人受刑拘一事,李萬軍表示并不知情。據媒體報道,董洪運已于2015年8月因涉嫌受賄罪被逮捕,后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目前記者聯系原平市公安局、檢察院了解關于此事的具體情況,均未得到明確答復。

      在這次肺結核事件中,受到牽連的不只有杜潤拴一家,李萬軍告訴記者,在忻州市紀檢委介入調查后,23個教育局、衛生局的相關負責人被免職或受到相應處分。

      2013年9月5日,原平市教育局成立清算工作組,把崇實中學的物資拉到遣散人員流向較多的原平市第二中學,杜潤拴的兒子李勇和兒媳參加了清算工作。

      但杜潤拴告訴記者,此筆費用到目前仍未結清。李萬軍告訴記者,他會督促原平市第二中學盡早歸還相應清算款。

      6年來,杜潤拴很少回到這個自己一手建起的學校。如今校園各處長滿了荒草,教室門上貼的封條都已在風雨中剝落,一些寢室門上的玻璃窗還貼著當時住宿學生花名表,字跡已經褪色。只有當年學校的保安隊隊長受杜家人之托依然守著學校。

      讓他感到遺憾的是,這所1999年成立的民辦學校,是他在退休后付出心血投資修建的,但當時他還沒來得及作正式告別,學校就突然關閉了。

      一些當時患肺結核的學生,也在這兩年陸續上了大學、參加了工作。許多家長已不愿回憶起那場肺結核事件,一些家長告訴記者,孩子至今仍然沒法擺脫肺結核的陰影,身體一旦有些小毛病,他們就擔心害怕。有的孩子至今不敢告訴學校、工作單位自己曾患過肺結核的事實,“怕被別人看不起”。

      張紅告訴記者,回想起對肺結核事件的處理,她感覺不夠“公開公平”,因為至今她仍沒看到一份明確的文件,公開整個事件的處理結果。

      杜潤拴還在為這場官司奔走,希望能有朝一日能擺脫這場肺結核的陰影,繼續他的民辦教育事業。

    原標題:學校發生肺結核疫情后,這位校長獲刑
    責任編輯:溫暖
     
    相關新聞
    加載更多新聞
    熱門排行
    熱 圖
    威利斯人